德州扑克

德州扑克学习网
帮您从德州扑克小白迅速成长为德州扑克高手!

Jonathan Little谈扑克:一个昂贵的教训





观察牌手们的直播牌局时,有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虽然牌手们喜欢去看翻牌,但一旦大量资金涌入底池,他们往往拿着一手强牌。我当时和Michael Loncar一起解说一个盲注1/2美元的牌局,他时不时指出这种现象。只因为某人松浪(译注:这里的“浪”指喜欢跟注大注或下大注)并且在前面回合很激进未必意味着他在后面后合或者大量资金进入底池时也会那么做。


我有幸参加了Veronica Brill组织的盲注1/3美元的朋友局。这个牌局特别疯狂。牌局中会时常出现straddle(翻前不看牌加注,最多200美元),而且大多数牌手喜欢在判断自己是否喜欢这次机会之前去看翻牌。虽说如此,Miclael指出的模式仍然是正确的——当大量资金涌入底池时(特别是在转牌圈或河牌圈),进攻者往往拿着有效坚果牌。


遗憾地是,我并未被他说服。最终,我在当晚的直播结束前输掉了一个大底池。



当时一个玩得很浪的牌手对 10美元straddle做50美元的加注,另一名牌手跟注,我有2500美元有效筹码,在大盲位置用A♠ J♠做 250美元的3bet。


如果我预计会被大量差牌跟注,我觉得用A♠ J♠做3bet是可行的,即使坐在不利位置。如我所述,对手们不喜欢翻前弃牌。

 

只有初始加注者跟注。


翻牌是J♣ 10♠ 8♥


我往530美元的底池下注350美元,而对手立即做了一个700美元的最小加注。

 

虽然弃牌对我来说是不可思议的,因为我在一个高协作性的翻牌面拿着顶对,但如果对手主要用他视作有效坚果牌的牌加注,我应该弃牌,因为我输给了那个范围中的大部分牌。但我认为他“应该”至少有一些听牌,而且他可能觉得一手QJ这样的牌值得游戏所有资金。

 

我决定跟注。


转牌是8♦


我check,对的全压1500美元剩余筹码。我自信地跟注。


这张8其实对我是一经不错的转牌,因为我已经被暗三条击溃,我不觉得对手会在翻牌圈用一手随机的8x牌加注,而且听牌和更差的顶对没有改进。一旦我打到这个阶段,我无法想象去弃牌。

 

我跟注时对手看起来不是很开心,但他亮出了Q9,赢得了一个大底池。

 

那么,我在哪儿犯错了呢?我对翻前纯粹为了价值而3bet感到满意,但我的翻牌圈加注被最小加注,我应该至少考虑到弃牌。在过去,我基本上在这种场合从不弃牌,但如果对手诈唬不够多,而且不会高估弱成手牌的价值,我应该训练有素地弃牌。这是一个昂贵的教训。



Jonathan Little


两届WPT巡回赛冠军得主


锦标赛赢利超过600万美元


扑克媒体CardPlayer.com和PokerNews.com的专栏作者


转载请注明出处:德州扑克 » Jonathan Little谈扑克:一个昂贵的教训

德州扑克学习网

德州扑克规则 德州扑克技巧 德扑水平测试 德州扑克视频
no cache
Processed in 1.999677 Second.